什么!快手短视频正在变长,你知道吗

103

快手最近有点慌了,开始要拉长短视频的长度,快手广告也相应的变长,那么快手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

QQ图片20190412165046.jpg

上个月快手创始人宿华、程一笑在全体员工内部信定下“2020年春节之前,快手主站要达到3亿日活”的目标。而到本月16日快手再踩油门,将今年营销平台的营收目标在百亿基础上增加50%,达到150亿元。

显然,这是一个激进的目标,因为就在5月快手刚刚宣布日活跃用户超过2亿,这意味着其半年之内就要增加1亿日活,任务相当艰巨。
激进背后其实是快手自我反思后焦虑的外化,刨开来看能发现此次其“变长”的内因。

在快手公司内部信中,两位创始人痛批“平庸的公司没有未来,我们对现状很不满意,松散的组织、佛系的态度,‘慢公司’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,这让我们寝食难安”。

快手的反思不无道理,事实上与其竞争者抖音比起来,快手确实是“够慢的”。当5月快手为实现2亿日活欢呼时,抖音已经在今年1月就达到了2.5亿日活,而在去年6月抖音就已经达到了1.5亿日活的目标。

就视频长度的放开而言,快手也慢于抖音。从去年开始,抖音就已经分阶段对部分用户放开了1分钟、5分钟、15分钟的长视频权限。
可以说比抖音早成立5年的快手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。

抛开其它因素仅从商业模式上看,快手相较于抖音的“慢”是必然的。从成立开始快手就一直专注于下沉市场,并强调用户平等价值观,比抖音更“去中心化”。然而要让下沉用户接受、学会到使用新的模式是需要过程的,即需要耗费精力与资源进行用户教育,另外快手在商业化进程上还一直保持克制,在维护用户权益和商业推进之间犹豫,因此快手现在才会发觉太慢而感到“寝食难安”。

相比较而言,抖音虽然也采取的是UGC模式,但走的是从上而下的渗透策略,即依靠头部KOL作为内容生产的集聚地,并通过爆款内容刷屏获取用户。目前占比4.7%的抖音头部生产者覆盖了平台粉丝总量的97.7%,此前抖音放开的长视频权限也大多对头部网红开放,显然这种扩散方式步伐更快。

“佛系”的快手感到焦虑,不过目前领先一步的抖音其实也有自己的焦虑。从去年第四季季度开始,其增速就开始放缓。比起其去年1月3000万日活、2月激增至7000万,6月飙升至1.5亿的速度,其今年用户增长势头明显遇冷。

二者内部管理方式、战术战略孰优孰劣暂且不论,抖音、快手今年共同面临的困境是整个短视频市场新增用户的放缓,这也是它们接连“放开时长”的关键原因。

经过几年时间的野蛮生长,短视频行业已经从蓝海变成了红海。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截止今年4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达到11.36亿,同比增速首次跌破4%,这个规模已经接近极限,而其中短视频用户已经超8亿,存量用户对于同质化的、信息密度低的短视频已经产生审美疲劳,新增用户进入瓶颈期,整个短视频用户很快将要触及到天花板。

当用户红利消退时,快手接连增加视频的时长,试图通过改变内容载体的广度和深度,从整个视频根基处进行迭代升级,从而改变当期发展的瓶颈期。想了解更多关于快手广告快手广告报价快手广告推广的相关信息,可直接联系本平台客服QQ、微信、电话。

20190613

武汉聚亿媒网络公司拥有专业的互联网效果广告运营团队,公司聚合上百家网络媒体资源。以技术驱动,从而为效果提供保障,给客户提供绿色营销服务。从网站分析,营销效果,账户优化到效果提升,真正做到“让广告更有效果”!

微信同号
 
 

开户/代运营:

18871871197


开户/代运营:

15807157429